永利402com官方网站 印刷出版 四堡人在外有了经销点,媒体人走进四堡

四堡人在外有了经销点,媒体人走进四堡

到了福建连城,听说这里的四堡乡曾是明清著名的雕版印刷基地。精神不禁为之一振。印刷业是中华民族对世界居功至伟的贡献,正是它把我们民族的文化推向前所未有的高度,四堡这个唯一幸存的雕印之乡,当然非去不可。

地处客家祖地福建连城县境内的四堡镇,中国明清时期的四大雕版印刷中心之一。这里的雕版印刷业鼎盛于清乾嘉时期,刊印的书曾行销江南,还通过海上丝绸之路远销至越南、泰国、印尼、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地区,成为中华文化南传的一座重要桥梁。

距连城20多公里,刚穿过喧闹嘈杂的集市,四堡猝不及防地进入了我们的视野,眼前是颓圮的老屋,坎坷的石板路,旧砖房拥挤在杂乱的屋宇间······这就是当年那个溢满了书香的文化之都吗?我们惊愕了。

然而,谁救四堡呢,当代著名作家冯骥才多年前在他文章中的如是质问曾振聋发聩。近日,记者走进四堡,实地探寻这个雕版印刷之乡的文化记忆。

只有一个印刷博物馆默默诉说着它昔日的辉煌。明成化年间,在外当大官的四堡人马训,荣归故里编修族谱,宦游各地的他有不少亲戚故旧在外经销书籍,印刷业于是得以引入。四堡地处山区,境内茂林修竹,造纸业十分发达,当地的连史纸大批行销海外,加之有汀江舟楫之利,这样,优厚的自然资源和便利的交通条件就造就了继北京、汉口之后的又一个雕印基地。

穿行雾阁村中,一幢幢久经风雨剥蚀的书坊建筑依旧赫然入目。已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四堡书坊建筑,主要由雾阁、马屋两组建筑群组成,现存林兰堂、翰宝楼、碧清堂、文海阁等八十余座,是中国现存最完整的古代雕版印刷遗存。

四堡的印刷在清乾隆年间进入鼎盛期,当时的四堡印坊栉比、书楼林立,著名的大书坊有万竹楼、林兰堂、素位山房等一百余家,中小书坊星罗棋布。能开创这样的繁荣局面,当然要归功于书商高超先进的经营手腕。白手起家时,他们一根扁担两个书箱,挑上为数不多的书籍到大山外寻找买家,但不久人们就发现,这些辛苦的汉子总是挑书出山,挑银回家,干这行有利可图,自然加盟者日众。生意越来越大,四堡人在外有了经销点,再也不用沿街吆喝了。再后来,批发商们远道而来,大批量的书籍就在它的产地完成了与销售商的大宗交易。明末清初的南中国,印刷业几为四堡垄断,这里的书籍远销13个省130多个县市,几个小村落,成就了惊人的业绩。

走进飞檐翘角的林兰堂,这栋曾被村民当做柴火间、杂物间的古书坊已被修缮一新。林兰堂内虽已不见满屋的雕版、书籍,但院落里摆放的墨缸,墨缸内清晰可见的黑色墨痕,还能让人遥想当年飘逸的墨香书香文明之香。

四堡的兴起,还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对禁书的大肆印刷。偏居内陆又有大山阻隔,官府森严的思想控制到这里已经消解得差不多了,四堡印书的范围极广,除了正统的经史子集外,还有卜筮书、星算书、医书等,几十种小说在此大规模付印,其中就有著名的《绣像金瓶梅》,因为远离政治中心,四堡就这样做成了一件中国出版史上的大事。

鼎盛的时候,一个房间一大缸墨,一天就印完了。当地村民说,当年四堡印书坊基本属于家庭作坊,一栋书坊就是一个功能齐全的生产车间,有雕版、印刷的房间,存放工具和书籍的仓库,还有供往来书商居住的客栈。

雕版印刷在四堡已到了相当精良的地步。四堡曾出版过罕见的《三国演义》《水浒传》合刊本,书面以墨线截为上下两半,上半刊《三国》,下半刊《水浒》。还有一种微型书,约5厘米宽,四厘米高,字迹清晰秀丽,翻开来可以放在掌心,据介绍,是当时为考试作弊者提供的。

据载,鼎盛时期,四堡书坊有100多家,刻印书籍达600多种,形成书坊集群,刻书印书业实现产业化、规模化。当时,四堡60%的人从事印书业,真是家家无闲人,户户有书香。

盛极而衰似乎是一种宿命一种必然。尽管腰缠万贯,四堡商人也并没有超越中国商人普遍的短视。买田置地建造豪宅,依然是他们能看的见的终极目标,雕印原本是一种耗费人力物力成本极高的落后技术,不加改进最终只能在更先进的石印和金属活字印刷的冲击下走向死亡。

永利402com官方网站,随着出版技术的革新,四堡雕版印刷业开始走向衰落。1942年四堡最后一间书坊关门歇业,四堡雕版、古籍开始大量流失。庆幸的是,专家学者对拯救雕版的大声疾呼,让当地政府和乡民们逐渐意识到雕版的文化价值,开始自发保护祖传下来的雕版和书坊。

我们再次踏进曾盛极一时的书商邹子仁建造的”子仁堂”,这个宏大的宅院拥有房间104间,采用的是“九厅十八井”的建筑结构。当年房主父子四人各有印书堂,其商业足迹遍布广西、广东、江浙、云南等地。而如今,除了一个院落的空架子和和漆黑一团的雕书车间外,昔日岁月的光泽一去不返。老旧的古屋被不同的家庭占用,石板路上长满青苔,生活污水发散出难闻的气味弥漫空中,村人不晓陈年旧事,提起家乡的过往,眼神中充满迷茫。

在当地政府的推动下,连城四堡雕版印刷技艺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四堡被列为首批中国印刷博物馆福建印刷文化保护基地,四堡雕版印刷的旅游产业开发也已启动。

目前,国家文物局批准的四堡书坊建筑保护修缮和展示利用项目正加紧推进实施。四堡镇党委书记邱庆生表示,四堡将对古书坊遗址进行维修、保护,对技艺传承人进行扶持,并将雕版印刷与现代文化产业相结合开发工艺品和旅游产品,让四堡的雕版文化得到更好传承。

设在雾阁村邹氏古祖祠的中国四堡雕版印刷展览馆,经过改造后今年7月重新开馆。馆长吴德祥告诉记者,馆内现存300多块古雕版,400多册线装古书,建这个馆,就是为了更好地保存雕版印刷的文物,推广、传播雕版印刷技艺。

馆内摆放的张飞图雕版,可让参观者亲身体验雕版印刷工艺。四堡乡仅有两位雕版工艺代表性传承人之一的邹荧生,16岁开始做木雕,1999年接触并喜欢上雕版印刷技艺。最令他担心的是,随着时间流逝,雕版印刷的工艺难以传承。他希望有更多人来学习这项技艺。

四堡雕版印刷工艺的另一位传承人马力,不仅在自己的工作室展示收藏的古雕版古装书,还自制雕版,开始雕版工艺的艺术创作。马力认为,四堡雕版印刷文化的传承需要新的思路,要在坚持传统技艺的基础上对产品形式进行创新,从印刷品转换成书籍、年画、艺术品等文创产品,推向市场。

《兰亭集序》雕版就是马力对四堡雕版印刷文化保护、传承与开发新思路的具体探索。在马力的工作室,他向记者展示了历时三个月创作的《兰亭集序》雕版,并现场演示上墨、覆纸、印刷等一道道雕版印刷工序。

一张《兰亭集序》印件很快就完成了,他还设计了精致的纸盒,将印件卷成纸筒放入其中,使之成为一件别具一格的文创产品。马力透露,他还将制作《弟子规》、《三字经》等仿古线装书,写样、刻字、制版、印刷、装订等所有工序将全部手工操作完成。

虽然刚刚起步,但是马力看好雕版印刷文化开发的未来前景。传统工艺要与市场结合,才能有生命力,才能吸引更多的人愿意参与到保护雕版文化的事业中来,才能实现更好地传承。马力说。

相关阅读 惊雷震闽西
红刊育英才木版水印在伦敦设立艺术奖学金数字印刷在悄悄挤压传统印刷空间宋版《思溪藏》借雕版印刷技艺再现光华金陵刻经处
雕版印刷技艺的传承之路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开展服务宣传月活动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